p96机床

三星博士中国万明坚:赶超摩托罗拉

(华强电子世界网讯)2003年12月29日,第13届“中国十大杰出青年”在京揭晓,TCL移动通信有限公司总经理万明坚博士名列榜首。此项评选由全国各省级团委、青联、总政组织部、国家体育总局团委、中国科学院团委等共36家单位推报的49名人选中,经组委会审定、社会公示、评委会无记名投票产生。回首TCL移动通信有限公司三年创业史,以及万明坚的成长历程,我们深深地感受到一份浓厚真挚的爱国情怀。

“我是有着强烈的民族主义情绪的,如果大家认为不应该再谈‘民族工业\’的话,那么,奥林匹克也可以取消了。”

每个与万明坚接触过的人都能感觉到这个四川人身上那股强烈的民族精神。也许话语并不多,但从他掌管TCL移动通信的第一天起,他就用行动将这种精神镌刻在公司的每一步发展中。

1999年,万明坚临危受命,出任TCL移动通信有限公司总经理。当时,摩托罗拉、爱立信、诺基亚等国外品牌在中国一统天下,国产手机由于受资金、技术等限制,步履维艰。如果纯粹从商业的角度考虑,万明坚也可以像当时一些生产国产手机的厂家那样,将国外的手机购买进来,然后在外观上稍加改变,贴牌生产,然而万明坚非常坚决地选择了另外一条充满风险、荆棘丛生的道路,那就是自主研发、自己生产,打造真正属于中国自己的手机品牌,绝不让1000多亿人民币的手机份额拱手让给国外品牌。

万明坚的这一决定,注定了刚诞生的TCL一开始就要与世界移动通信巨人过招、较量。面对这一并不等量的竞争,万明坚这位中国恢复高考后第一代通信博士表现出非常开放的世界眼光,他说,民族精神并不是狭隘的民族主义,只有以最谦虚的态度向摩托罗拉这样的世界巨人学习,才有可能以最快的速度成长自己的企业,赶超也才可能变为现实。民族工业只有积极应对世界级的竞争,才有可能获得生存和发展。

正因为万明坚的这种世界眼光,TCL这一国产手机品牌一起步就走在国际化的轨道上:研发国际化,不但在国内建立手机研究院,还投资海外设立研发中心,进行国际性的科研合作;生产国际化,顺应全球标准化的供应链管理和质量标准体系实施的发展趋势,在海外投资建厂;销售国际化,在国内和国外都组建自己的销售网络;资本运作和财务决策国际化,跟随资本市场主流,创造资本市场跟随,在国内和国际资本市场上融资,实现股东利益最大化;公司内部决策支持系统和信息管理国际化,促进公司内部决策系统的高速、有效运转。

万明坚的国际化经营思路给企业创造了广阔舞台,而强烈的民族精神又成了企业发展最强有力的源动力,就在爱立信、英特尔、高通、微软等世界级企业先后与TCL建立战略合作关系的时候,对手们才猛地发现,中国这位起步不到三年的小弟弟已经形成了强有力的国际竞争力……

2000年10月,万明坚主持开发的第一款国产高档手机TCL999D问世,结束了外国品牌在高端市场独霸的格局;

2001年,TCL手机销量达到130万部,销售额21.8亿元,实现利税5.6亿元;

2002年,TCL手机销量以超过12%的市场占有率将西门子、三星、爱立信等众多世界500强企业甩有后面,进入中国手机市场三甲,成为国产手机的领军者。TCL手机每年销售额以平均10倍数的速度在增长,2002年将超过10亿美金,用4年的时间达到康柏、戴尔8年时间完成的经济规模。“手机大王万明坚”就随着这一个个奇迹的诞生而开始为人所知。

“我忘不了公司刚起步时,大过年的我去母校把博士们请来的一幕,也很难忘记当初去海外把一群精英们游说回来的情景,TCL这样的现代企业要发展,就必须充分尊重知识、尊重智慧。”  

应运知识经济时代而生的复合型人才

其实,早在1994年万明坚就加盟了TCL集团,当时他给同事们留下的印象就是一个深夜还经常光着膀子在办公室里挑灯奋战的工学博士、一个发明一项接一项的科研专家。

下车间当工人的时候,这个“万博士”烙铁的焊接水平就让老师傅们赞叹,后来作技术员,任研发部部长,“万博士”就成了响当当的攻克技术难题的高手,他整天就和他的团队在实验室里设计呀、集成呀、测试呀、琢磨呀,经常吃不上饭,也根本没有正常下班的概念,也就是在这种拼搏中,万明坚为公司攻克技术难题56个,发明新产品30项,20项科技成果获奖,其中“空间谱估计测向技术”获电子部科技进步二等奖,在国内外多家权威刊物发表学术论文16篇。他本人年年都是TCL集团先进工作者,成了享受国务院特殊专家津贴的科研专家,还被评为“中国杰出青年科技创新奖”。

1999年是TCL的一个重要转型,更是万明坚人生的重要转型,在这一年,万明坚带着3个人组建TCL移动通信有限公司,出任总经理,开始从一位技术专家转型为科研、生产、销售一条龙管理的管理者,成长为一个全方位拓展的复合型人才。

一开始困难重重,在媒体还在怀疑国产手机有没有戏的时候,万明坚领着7、8个人员工,每天早上大院里把“赶超摩托罗拉”的口号喊得震天响。

三年下来,作为管理者的万明坚苦苦思考,探索出一套属于自己的管理理念,相继制定出“定位追赶,重点突破、局部创新”的研发策略,“不打价格战,要打价值战”的市场策略,“以速度冲击规模,以智慧创造差异,以全球化整合资源”的竞争策略,在研发、制造、销售、服务等领域全方位与国外品牌展开竞争,以系统化经营的思路,不拘一格的市场手段为TCL取得一个个突破。

不少竞争对手都说,万明坚这个人的确是厉害,他的厉害就在于他是专家型管理,管理型专家——他坚定科技创新是企业的灵魂,生命力所在,所以他这个总经理一直坚持在科研第一线,从技术探讨到项目论证,每一项都亲自参与,但同时,他又有着鹰一样的敏锐的市场眼光,他全年的时间一半在公司,一半全国、全世界各地跑,逢人就从袋里掏出他的手机样品推介,了解市场的各种需求,然后寻找研发与市场两者之间最佳的结合点,一有机会就把创新成果迅速转化成产品,创造无限商机。

到今天,TCL手机平均每月推出一款新机,这种速度,连世界一流的企业都感到惊讶。

这种惊讶还来自TCL人才的迅速聚集:3年过去,公司员工从4人发展到5000,受过高等教育的87%,博士、硕士上百名,其中博士15人,平均年龄28岁,TCL的“博士军团”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

焦点的背后,就是万明坚对知识、对智慧的求贤若渴:

2000年3月,TCL“年薪30万招博士”,10名胸怀大志的博士先后加盟;

2001年4月,万明坚以百万年薪的价格招揽海外英才,毕业于美国斯坦福大学的郭爱平博士和原在美国硅谷担任首席科学家的刘飞博士相继回国;

2002年,5名加拿大博士放弃在国外良好的发展机会,成为TCL手机技术开发的中坚力量。

为了这些“博士”们,万明坚坚持“事业留人、待遇留人、感情留人”,不拘一格重用人才、重奖人才。研发部部长汪开龙主持开发的TCL999D获得成功,万明坚向董事会提交议案,给汪开龙重奖几十万元一套的住宅。公司新来大学生韩久锋设计了一款好的手机平面作品,万明坚对其奖励1万元,现在,万明坚招来的博士个个都住上了漂亮的专家楼,而他这个资格最老职务最高的博士仍住在旧宿舍。

“我曾数次见过长江边逆流而上的纤夫,他们那种坚韧不拔的品格影响了我一生,也使我更加坚定:只有科技兴国、实业强国,民族才会真正富强。”  

新一代中国知识分子优秀代表


万明坚出生在四川宜宾的山区,吃水靠肩挑,初中的时候还跑到云南山里拣过柴,特别是长江边逆流而上的纤夫,给万明坚留下深刻印象,其坚韧不拔、认准事情就要咬牙坚持到底的品格影响了他的一生。

1977后,中国恢复高考制度,万明坚这个因为出身问题而自卑的少年终于迎来了“科学的春天”,他刻苦攻读,积极参加各种竞赛,最终以优异成绩考上了成都电子科技大学。

没想到,这一读就是10年,万明坚在同一学校一口气读完了本科、硕士、博士,拿到工学博士学位,也就是这10年,万明坚逐步树立了自己的人生观,价值观,树立了新一代中国知识分子以天下为已任、将个人前途命运与祖国繁荣富强紧紧联系在一起的历史使命。

在学校,万明坚不仅功课非常好,而且与一般的工科同学不同,特别喜欢看人文书籍,企业传记,军事战略等,同时,万明坚好读史,他曾通读党史,做下了厚厚一本笔记,读史明鉴,他开始坚定自己的信仰,那就是跟着党走,中国才有希望。

1985年,万明坚庄严举起右手,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除了党史,万明坚还喜欢读中国近现代政治思想史、经济发展史,晚清的洋务运动让他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中国的未来就在于发展民族工业,走实业强国之路。八十年代中后期,社会上涌现出各种各样的思潮,“高分低能”的绝对化观点就是其中一种,当时有同学劝万明坚,你成绩这么好,又是学生干部,能力又强,干嘛不早点出来工作?读那么多书有什么用?万明坚就与其争论,他说中国将来要发展,民族要振兴,一定要走科技兴国、实业强国之路,我们这些学工科的不在大学里学够本领,打下扎实的知识基础,将来怎么厚积薄发?怎么具有竞争力?

现在在TCL,万明坚正以自己的行动,实现着在学校立下的“实业强国”之梦——公司以抢占行业制高点的气魄,直面世界一流强手,积极参与国际间的竞争,在移动通信创造着一个又一个奇迹,为国家创造财富。

工作之余,万明坚有两个爱好,一个是读书,一个是跑步。每天早上7~9点都是他的读书时间,博士的好学精神激励影响着公司每一个员工,创造了一个学习型的团队;跑步是万明坚坚持得最好的体育活动,他认为长跑是磨练意志和毅力的最好办法,在公司发展最艰难的时候,他带领公司员工经常进行长途拉练。在万明坚眼里,读书,是提高实业强国的本领,锻炼,是提供实业强国的保障。

公司大了,万明坚的“实业强国”梦并没有因满足而停滞,相反,他更感肩上责任的沉重,他把目光更多地投向了下岗
0.73607897758484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