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96机床

微软中国中国市场刘九如:微软在中国发展不能光靠打击盗版

[背景] 5月,在与东莞网吧行业经营者协商3次不成之后,微软将东莞最大的网吧连锁企业告上法庭。

  最近,微软CEO史蒂夫·鲍尔默表示,由于在解决盗版问题方面没有明显改善,他对中国市场不太乐观。

  6月11日,原计算机世界传媒集团副总裁兼《计算机世界》报总编辑、工业和信息化部电子科技情报研究所副所长刘九如就软件盗版与国产软件发展等问题接受人民网的专访。刘九如认为,网吧可以通过和软件机构、版权机构洽谈合作,解决盗版侵权与知识产权费用过高的矛盾。谈到微软反盗版的问题,刘九如建议,微软应先考虑中国市场的需求。

  以下是专访刘九如的文字实录:

  网吧产业需要转型 可以和软件机构、版权机构洽谈合作

  主持人:近期,各大版权机构纷纷将反盗版的触角伸向了网吧,对此网吧方面提出了版权费过高的说法。有人评价,版权机构是在涸泽而渔,您怎么来看这个问题?各方如何来做才能实现共赢呢?

  刘九如:我也注意到,微软与东莞网吧的知识产权纠纷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关注。而且各个网吧如果按照微软起诉的情况,付出高额的知识产权费用,确实对网吧的发展会是很大的挑战。

  我认为,根据我此前对网吧的发展进行的跟踪和调查,在中国互联网起步时期,中国网络普及比较快速的时候,除了政府机关和专业人士,更多的人需要应用互联网,所以网吧应声而起,发展很快,满足了低收入者和学生等群体的需求。这些用户在自己家庭环境或者学习环境还不一定马上能上网的情况下,通过网吧,更好地应用互联网,这应该是很有意义的,而且当时网吧得到了政府各个方面的支持。

  但是网吧产业的发展也有变化,任何产业都是如此,刚开始的时候,抓到一个机会,满足一个需求,大家就发展快,利润率很高,也挣了钱。但是随着应用的深入,尤其是互联网在中国的发展,学校、政府机关和家庭大部分都联网了,网吧就面临着挑战,产业就面临着调整,不仅仅是知识产权保护费用的提高对他们造成了威胁,网吧产业本身的发展还需要有一个提升。

  所以,不仅仅是知识产权问题,网吧产业需要一个转型。过去一个房间,摆几台电脑,装上软件,就可以上网,成本很低,赚钱很快,当然也得到很多网民的支持,但是发展到一定阶段之后,可能产业需要调整和变革,需要提供服务。所以,不能把现在有些网吧难以坚持营业,面临的调整的因素归结为知识产权保护,这是我的一个观点。

  当然,网吧的存在有其合理性,因为它能满足一些需求,包括低层收入者和偏远地区的需求,因为这些人不可能每个家庭都有电脑上网。我的家乡在湖南的一个农村,很偏僻,去年我家里一个亲戚考大学,要去查他的分数,看他录取没有,家里没有电脑很难上网,他到镇上的网吧就可以查到。一个方面网吧本身需要通过服务满足这些人的需求,赢得价值,另一方面,带有服务性的公共服务,政府或者有关机构有没有需要采取一些扶持政策,从税收,从版权方面,公共服务能不能给它一些支持,我觉得这个可能需要政府考虑。

  至于你刚才说的知识产权版权机构和网吧怎么合作共赢?我原来在媒体机构工作的时候,大家有一个很清晰的意识就是版权合作,版权是可以谈合作的,比如我的报刊要和美国的一个报刊进行版权合作,合作有很多方式,不简单地只是你用我多少内容,我就收多少费用,不仅仅是这样。比如一个业务,共同来做,不收版权费,这也是一种合作。也可能你这个刊物在发展过程中,前一年或者前两年我不收版权费用,希望共同在中国市场推动它的品牌。我原来探索过这样的合作,我觉得现在的网吧可以和软件机构、版权机构洽谈合作,从版权机构也好,从软件供应商也好,都应该从开拓市场、培育用户或者推动公共服务这方面来讲合作,而不是简单地收钱,这样不能达到共赢。

  微软应不断地普及知识产权知识 强硬手段反而使形象受损

  主持人:有人认为微软产品即使降价,可能在反盗版这一块也不会取得特别的成效,对于微软如何更好地开拓市场,您有什么好的建议?

  刘九如:我认为,现在微软在中国推动反盗版,无可非议,因为从知识产权保护来讲,政府也是支持的。但是,微软的反盗版引起了业界的关注,甚至引起了很多非议,价格问题确实谈得比较多。所以,从微软反盗版这一块来讲,如果不考虑中国的实际情况,也不考虑中国的应用情况,甚至包括一些公共服务的支持情况,只是简单地按照国际市场定价,收取很高的费用,如果达不到这个目的,就挥舞所谓反盗版的大棒,对微软和用户来讲,可能都很难达到双赢。

  所以,微软推动中国市场的发展,推动正版化这一方面,我是理解的,从我本人来讲也是支持的,但是在推动中国正版的基础上,确实要考虑价格因素。能不能站在中国用户,尤其是一些公共服务的用户的角度定价。我到政府机关调查,政府确实在广泛地推动正版应用,正版应用除了服务政府机关、公务员,还要和社会大众去连接,这方面政府其实可以帮助很多的工作,也在推广微软一些软件的应用,但是应用的过程中不能简单地按照市场、商业的价格来做,因为政府也有很大的压力。我在地方,尤其一些县城了解到,有些政府机构很认真地推动信息化,但是正版化对他们来讲是一个很大的压力,因为要花很多钱,有些只能不推,这是价格的一个因素,微软要在中国市场进一步拓展要考虑价格的因素。

  我对微软在中国市场的发展有如下建议。首先,我和微软各个层次的人有过交流,知道微软在中国市场做了很多工作,但是我觉得他们应该回到一个点上,就是从比尔盖茨到鲍尔默,到微软中国区的高管都强调的一个观点,他们愿意与中国用户、中国软件产业一同成长。我觉得他们应该在行动上落实这样一个口号,既然要与中国用户共同成长,就要针对中国用户的需求提供更加物美价廉的产品。此外,微软确实还得开发一些技术,开发一些源代码,或者采取一些措施,帮助中国软件产业成长。只有中国的软件产业发展了,微软在中国市场才能更有价值,更好地发展。微软推动中国软件产业发展,应该给予一些投资、技术上的合作以及人员的培训,包括帮助中国用户开发更好的独立软件,如果中国自己做操作系统,它就反对、抵制,我觉得不合适。中国有各方面的需求,这些需求需要中国本土化,需要中国自己开发,我觉得微软应该给予支持。当然微软在中国市场双赢,还要支持用户,用户更好地用好电脑,通过电脑的应用,通过软件的应用,解决用户的问题,促使用户实现利益,我觉得这才能够使微软成功。

  我觉得不能简单地过一段时间就来打盗版,微软在中国的成长不能光靠打盗版,我看了一些评论,微软大部分的收益来自反盗版,我觉得这个都不利于微软长期的发展,长期发展不能靠反盗版,盗版都没有了,都正版化了,大家都发展了,微软一定会赢得更好的发展。

  主持人:您能否给我们介绍一下,微软中国历届高层在反盗版方面有什么不同的举措和效果?在互联网时代,微软的反盗版策略现在来讲能否再持续下去?

  刘九如:对微软确实有一些了解,因为我在原来中国IT产业领域第一大媒体《计算机世界》报社工作了20年,当过多年记者,当过总编,当过社长,微软进入中国市场以后,各任主管我都有过交流,最早是一个从台湾来的杨刚,后面是杜家滨,然后道吴士宏、高群耀到陈永正,包括现在的梁总,我和各位老总都有过交流,这期间,这几位在中国微软的总裁岗位上,为推动微软在中国的发展,占领更好的市场,积累更好的品牌影响力,都展现过很多智慧,做过很多工作。但是确实,他们都有一个线索,都和反盗版有关,而且这些人有的上台,有的离去,有各种因素,但是,都可以和反盗版这些工作连系起来。

  大概在1999年,当时最有名的事件就是微软起诉亚都加湿器的厂商,那次涉及200多万的版权费用,当时吴士宏,就是有名的微软中国的女总裁,就觉得很难处理,引起了很多的波澜。反盗版,高额的版权费用,加上中国市场确实还在培育过程中,有些应用都在起步过程中,是存在盗版,包括当时亚都加湿器也承认有一些盗版,但是,这件事只是经过简单的处理,效果并不是很好。我记得当时一些专家、学者提出来,起来挑战微软霸权。当时对微软在中国市场的发展、品牌影响力,我觉得不是几百万能够弥补的。

  后面有些过程,包括高群耀,包括唐骏,这几位我都很熟悉,是多年的朋友,他们既考虑微软的利益,同时考虑中国市场的国情,从尽量推动中国市场合作的角度去探索。高群耀就很低调,和政府沟通交流,得到政府的理解;唐骏推动当时的国家纪委签订60多个亿的采购合同,当时引起很大的波动;陈永正推动了信息产业部、国家知识产权局、新闻出版总署,联合使用正版软件。推动了这样一些举措,都很有意义。

  应该说,这些工作是基于微软的利益,同时确实站在推动中国发展合作的基础上,都是有成效的。结果不一样,但是都有些成效。对微软在中国市场的影响力的建立,版权正版化的维护,起到很好的作用,同时也推动了中国软件产业正版化的进程,意义重大。现在的评价,各有各的招数,但是各有各的效果,总体来讲都还是有意义的。

  微软能不能坚持下去?我觉得反盗版对于中国来讲,还是一个长远的过程,要有一段时间。美国市场经济走了300年,我们市场经济发展了30 年,市场经济中知识产权很重要的一个环节是通过市场规则不断地完善的,中国也需要一定时间完善,中国如此,微软在中国市场的反盗版制度亦然,我觉得这是必然的,所以他们还会坚持下去。至于效果,我希望在正版化越来越普及的基础上,我希望未来微软在中国市场不会再光靠反盗版,而是与中国市场合作,更好地培育中国市场用户,在推动中国市场软件产业进一步发展的基础上,把这个蛋糕做大以后,微软会分得更大的一杯羹,这个策略,效果会更好。

  主持人:微软以前用黑屏手段对付盗版,这个给人很强的震撼,显得微软特别强势,您怎样评论这种反盗版的方式?

  刘九如:2008年,微软搞了一个全球反盗版宣传日,而且宣布黑屏,每个用户如果不能验证地话,就会一小时出现一次黑屏,震惊全球,不仅仅是中国,世界各国都关注。一个方面反映出微软反盗版的强烈的力量,强大的市场占有率和影响力,所以它不怕丢失用户,不怕引起反感,当然更反映出它的市场垄断的地位。这样的做法,我觉得对中国还是有副作用。两个意义,我作为一个研究者的角度来讲,这样做可能能震撼或者打击盗版用户,使盗版用户不能更好地用电脑了,逼迫他用正版,也能起到一些效果;但是也有负面作用,首先让正版用户也感到一个问题,那就是用微软的操作系统或者软件不能确保信息安全,他通过这个软件随时随地控制我的电脑、我的系统、我的数据,当时不仅仅是反盗版的问题,信息安全都值得我们关注了,微软这样做使很多政府机关的用户犹豫,大企业尤为犹豫,如果只采用微软的系统,至少信息安全就很难保证了。

  微软应该不断地普及知识产权的知识,花钱投资培养知识产权的意识,采取一些措施使用户使用正版软件,这些都很好,但是我觉得很强硬的手段,像1999年容易引起负面反应那样的手段,我觉得至少对它打盗版有一些折扣,或者说对微软的形象有些影响。

0.36069917678833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