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96机床

中国联通公司用户联通杨贤足为啥失眠?

2002年,他把自己的手机换成了CDMA。但是他努力推进的CDMA事业却不像换手机那样简单。在这一年间,他经常要面对媒体的质疑和资本市场的批评,CDMA曾经让他承受了从未有过的压力。

(华强电子世界网讯)2002年,中国联通董事长杨贤足经常被媒体记者们团团围住?这张慈祥的笑脸给很多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杨贤足今年63岁,但很少有人觉得他已经老了,因为他率领的是一个年轻而又充满活力的企业,他努力推进的是一项刚刚在中国诞生就迅速成长的技术。

CDMA的成败将决定中国联通的生死。面对“华山一条路”,走在最前面的始终是63岁的杨贤足。杨贤足喜欢的运动非常简单,就是走路。他和自己的老伴儿曾经创造了绕北京三环走一圈的纪录。不过,走路的目的还不只是为了健身。

同时散步中间也可以思索一些问题。今年想得最多的还是公司的发展问题,公司发展问题最突出的就是CDMA问题。

2002年1月8日,联通CDMA业务在一片祝福声里隆重登场。但是杨贤足似乎早就知道,这个在冬天诞生的婴儿注定要经历一番磨难。

经过中国联通的积极宣传,CDMA在技术方面的优势很快得到认可,但是并没有很多用户因此就立刻把手中的GSM换成CDMA,很多手机厂商也在等待观望。随着时间的流逝,CDMA在拓展市场方面的压力日渐显现出来。

我们工作几十年,在企业干过也在政府部门干过。如此大的压力,从来没有遇到过。

今年年初,中国联通曾宣布会在一年之内让CDMA用户达到700万户,但是到了7月,700万的任务只完成了100万。来自媒体和资本市场的批评如潮水一般涌向中国联通。这个夏天对联通来说比冬天还要难熬,杨贤足能睡得着觉的夜晚也越来越少。

CDMA大规模地建设之后,发展到中间有困难,那是不能回头的。要是CDMA上不去,很多问题都不好办了。

联通高层最终达成共识,CDMA只许成功,不许失败,CDMA的成败将决定中国联通的生死。中国联通头也不回地走上了“华山一条路”,而走在最前面的始终是63岁的杨贤足。

困难总是有很多的,但困难总是可以克服的。我的脑子里面最信奉一条就是事在人为。

2002年是杨贤足最累的一年,因为作为一个追赶者,他必须走得更快些。

在2002年的后6个月里,中国联通实践了“事在人为”的承诺。12月22日,在又一个冬至到来的时候,杨贤足告诉记者,700万用户的任务已经完成。

今年CDMA发展最困难的时候已经过去了。现在已经可以说进入了快速发展的时期。

2002年,中国联通当仁不让地成为国内资本市场上最抢镜头的主角。10月9日,中国联通A股在上海证交所挂牌上市。联通A股不管在发行量、募集资金总量还是流通市值方面都创造了今年中国股市的最高纪录,而且中国联通由此成为国内A股市场上第一个基础电信运营商,也成为在纽约、香港、上海三地上市的跨国公司。

12月23日,在深圳和香港举行的联通股东大会以绝对多数批准了联通红筹公司的一项收购计划,通过联通A股公司和红筹公司之间的资本运作,中国联通集团成功地将吉林、黑龙江等九省的移动业务注入联通红筹公司,联通红筹公司的移动业务从过去的12省扩大到21省,而中国联通“整体上市、分步实施”的目标又向前迈了一大步。

下一步就积极创造条件,让最后还没上来的9个省尽早注入上市公司。

杨贤足是在1999年2月入主中国联通的,那时的中国联通只有142万用户,在对手面前显得微不足道。

在杨贤足领军联通的四年时间里,中国联通以每年55%的速度高速增长,移动用户由1998年的142万户猛增到目前的6700万户。

2002年是杨贤足最累的一年,这一年里他走路的频率明显加快了。作为一个追赶者,他必须走得更快些。

杨贤足说,在过去的这一年里,每个星期至少有3个夜晚在失眠中度过。他是为CDMA而失眠,今年CDMA赢得了700万用户,完成了被有些分析师认为是不可能完成的年度发展目标,他自己认为以前的失眠都是值得的。
(编辑 汪风)

0.33593606948853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