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96机床

公司集团基金郭士纳:从“蓝色巨人”到“私募大佬"

将蓝色巨人IBM拉出泥潭、让大象跳起华尔兹,使郭士纳(Louis Gerstner)一举成为20世纪最负盛名的高级经理人之一。2002年,他从IBM功成身退后,被美国四大私墓基金之一的凯雷集团聘去做董事长。不过,眼下郭士纳又将从凯雷集团离任,从而将更多时间专注于自己的某些爱好。

  卖薯片也赚钱

  郭士纳受命于“蓝色巨人”的危难之际,并成功地使其起死回生,已成为全世界的商学院、管理学院的经典案例。人们一遍遍地讲述,从卖薯片到卖电脑软硬件及客户服务之间,其实没有太远的路。

  1962年哈佛商学院工商管理硕士毕业后,郭士纳进入麦肯锡公司,1977年加入美国运通公司。正在他如日中天之时,运通公司与另一家公司的合并,使他与唾手可得的总裁之位失之交臂。

  恰巧1989年美国最大的私墓基金之一KKR公司以250亿美元买下以生产薯片和饼干闻名的纳贝斯克食品集团(RJR Nabisco)。KKR创始人克拉维斯找到郭士纳,希望他能来主导纳贝斯克的重组和改革,郭士纳接受了。

  郭士纳先是广泛考察了集团分布在全球的20多家工厂、超市,了解公司的经营状况,之后开始坚定的改革。他撤掉了糖果等滞销食品生产线,大力推销如薯片、骆驼牌香烟等畅销商品,并卖掉了集团的喷气式公务机机组和豪华的公司大厦,裁员3000人,降低成本,把巨额财务赤字降了下来。在一系列改革之下,纳贝斯克在郭士纳入主3年后的1992年就实现了近3亿美元的净收入。

  大象也善舞

  与此同时,一个比纳贝斯克更为庞大的蓝色巨人,当时正深深陷入一场“巨人危机”中,几乎面临分崩离析。

  IBM曾经是计算机领域的“带头大哥”,1985年IBM的通用大中型机独占世界市场的70%份额,大型机的毛利率高达85%、中小型机毛利率也高达50%。然而20世纪80年代后期开始的计算机小机器化,证明了IBM对市场发展方向判断的失误。IBM公司从1990年开始连续亏损,1993年亏损额高达80亿美元,三年累计亏损168亿美元。另一方面,IBM的股票狂跌至每股40美元,个人机份额被挤出前三名,大型机更是空前萧条。

  IBM被视为一只体格庞大却行将灭亡的恐龙,许多人认为IBM的问题在于规模太大,以至于不能迅速反映市场变化,主张将其拆分。但其实早在运通公司工作时,郭士纳就已经接触到了IBM真正的症结:客户服务。

  经过90天的调研,郭士纳开出的药方是:保持IBM作为一个整体,但要对这一庞然大物进行脱胎换骨式的改造。他说:“IBM需要的是高度关注外部市场,关注客户,服务客户,做客户成功需要的事情。”他开始拜访每一家IBM客户,了解客户的需要。他改革销售体制,将人员从15万人减少到7万人,并顶住压力大量裁员,使这个庞然大物能够轻装上阵。


  最大的变革来自产品结构的战略性调整。历史上IBM是以硬件为主的公司,郭士纳将软件和服务部门推到前台,共同成为三大支柱,核心就是使IBM成为一家专为客户解决问题的企业。1995年,IBM收购了莲花公司(Lotus),使其企业网络市场份额扩大了3倍,达到46%。

  1998年,郭士纳果断地喊出“PC已死”,并开始削减一系列部门,将扭亏无望的个人电脑部门卖给了中国联想集团,为企业提供良好的服务器管理和数据处理服务成为新的生财之道。

  IBM起死回生了。在郭士纳任职IBM的9年里,公司的股价上涨了1200%。如今,IBM的全球服务部门已成为其最大的利润中心,2007年的收入实现了150亿美元。

  凯雷的高级顾问

  “当我离开IBM的时候,我想我的下一个职业将会与一个更加多样化的业务有关。”郭士纳说。管理单一的公司,对他而言已经不再具有挑战性,他也不需要再证明什么,他想过一种可以同时做几种事的生活。那时,他的大量时间用于支持癌症研究。

  郭士纳退休后接到八九家私募基金的电话,邀请他成为合伙人。在与五家私募基金长谈后,他发现了凯雷集团的与众不同。在郭士纳的眼中,凯雷集团并不像许多其它私募基金一样只对进行交易感兴趣,而是对于创造一家公司或者一个组织感兴趣,这对他是最大的吸引力。

  郭士纳说:“在凯雷工作使我仍然能感觉到商界的脉动。我对于评价一项投资建议或者考察凯雷所投资的公司有兴趣。这是一项非常好的选择,它使我能够参与商业活动,同时又不必介入公司的日常运作。”

  这份工作并不是一个全职的工作,作为董事会主席,郭士纳要做的也并不是具体地管理一家公司,而是投资战略、评估公司、组建管理团队,从某种意义上说他是一个高级顾问。

  于是,2002年年满60岁的郭士纳从IBM退休后,加盟了凯雷。

  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后,凯雷就开始拓展亚洲市场。早在2000年,凯雷便已试水中国,但只参与一些数额较小的投资项目,郭士纳决心把凯雷在中国的投资推高一个浪潮。他主导凯雷收购了中国太平洋人寿保险25%的股权,并花了3年时间,成功邀请到“台湾保险之父”、十分熟悉太平洋保险的潘燊昌担任CEO。

  对于徐工集团50%股权的收购意图在中国市场掀起轩然大波,虽然最终功亏一篑,但可以看到他布局中国的决心。

  不过凯雷集团日前宣布,郭士纳将不再担任董事长,他将于9月底开始担任收购基金高级顾问,为该公司亚洲、欧洲、日本和美国的收购基金提供建议。
0.44782781600952 s